培训班出来的你还好吗

发布日期:2019-05-23

 

 

毕业后的第一年,是一段陆离斑驳的日子。

  

2016年修完化学专业的硕士之后,3月份进了某500强日企,拿着5000的月薪,谋者研发工程师的虚职,在荒凉郊县的机器轰隆声和堆积的化学品之间穿梭,工作十年的部门老大此时月薪9000+。大学人间的烟火味一下子远去了,一个月后辞了职位。

 

时间转瞬也已经到了6月的离开校园的日子,没有去处,有一个本科舍友在C城工作,念着此去当有烟火味,在CX公司谋了份差事。X公司是培训机构,没五险一金,三个月后晋升为科组长,薪水涨了一波。到了九月份,远在北方A城的父亲身体不适,想着毕业后距家这么远,实有不妥,如果好好干,在A城应该也不差吧。

 

九月份回到A城,数天也没有谋到合适的工作,无奈重操旧业进了辅导机构H公司,不及一月H公司开创分支,随开创团队筚路蓝缕为H公司开花散叶,收入勉强顾得上A城的开销。及至年末,北岁苦寒,雾霾围城。思量着H公司并非长远之计,私下里想考取教师资格证去学校教书,正规军多少更有保障些。

2017年的元旦,A城大雪,像断了线的风筝,两年多不曾联系的前女友发了问候,此时也开始自学java

 

2017年春节刚过,向H公司递交了辞呈,乘坐绿皮火车咣当了一夜,踏上上海这片土地。初至上海在早上,地铁站的人潮如水,公交站的铁皮包子,H城是没有的,又欣喜见到全家超市,如久别故人。朋友W在闵行做C语言开发,W是培训班出身,毕业后一直在某家公司,问了W的情况。落脚地在W的出租屋,第一周天蒙蒙亮出门找工作,晚上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了,一周之后疲惫不堪,内心惶恐,钱也无多。随便应了一家辅导机构SB,在9号线的九亭合租了一间屋子,算是开启了沪漂之旅吧,一次交完四个月的房租(6800),只剩下一个月的口粮钱。在SB工作的第一个月,没有一个学生,每天领导净搞些有得没得的东西,终究不是长远,月底请辞,倒也顺利。

 

穿梭在四月的上海,只能在租房附近觅工作了,一个星期左右,勉强有两家,选择了一家又去了培训机构SK,人可能总是这样,一旦选择了一个方向就很难再迈向另一个轨道,应了男怕选错行的道理。SK在松江新城,半小时地铁尚且算很近了,同事很友善,领导很器重,感觉终于可以在上海小有着落了。女友居于陆家嘴一带,自此常奔波于9号线。SK周六周日不休息的,平时日校里的孩子周末被家长赶来补课,两个人居在九号线的两端,为了省时间,折中,偶尔在徐家汇附近见。

四月底,这种日子也要结束了,若日后真要长期在上海,SK的工资是有上限的,每月15K,一旦触及这个瓶颈线,很难再有突破。焦虑一波波,如潮水。自学java,以期转行要加速了。

 

W问我钱够吗?要借给我两万,担心钱不能如期还带来的影响,拿了一万,办了某所谓的商业学贷,五月底十分歉意的给SK公司请辞,学生不舍,领导表示理解,高中生暑假开始前也常往返于SK公司。

 

IT辅导班,当时看了几家,大家能说出口的都了解到了。最后选择了一家在南京东路的,原因是距离女友近,来上海就是为了陪伴啊。在群租房600块买了张床外,一个100多平的空间里住着三四十号人,夏天酷热,冬天酷冷,午夜遭杂,厕所排队,空气污浊,烟火缭绕,各行各业,鱼龙混杂,有落寞的,有追梦的,有躲债的,有养病的。群租房,位置不错,幽居于路家嘴,小区中央有一个很大的玫瑰花园,二手房东性情温和,脾性良顺,硕大的上海有这么一个便宜的落脚地也是知足。

 

从天气始暖到天气渐凉,期间大学舍友结婚,又花了两千多块,五个月没工作,对未来没着落,手头的钱靠着借和贷勉强维持,培训的课程与我而言就是走个流程,缩影为例吧:培训到后期第一天讲Spring第二天讲SpringMVC第三天讲Hibernate第四天讲Mybatis隔一周直接上项目练习,这样的培训班是我见过最急功近利的一批人,剩下的半个月带着刷面试题。我固执地啃着那些难以消化的硬骨头,感觉培训班带给自己的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技术的名字,像初次去拜访岳父,七大姑八大姨的挨个儿认一遍,其实倒也不认得,大略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吧。

 

大家相互交流着面试经验,相互优化着简历包装,相互羡慕着A拿了多少薪,B要了多少,一个敢说,一个敢要,一个敢给,大家所得,丝毫无愧疚,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所谓的学委。举个例子大家应该能理解,一个骗子的成就感在于他的行骗成功,这和一个行善的人帮助一个受难者带来的内心充实是别无二致的。从培训班出来后,退掉了微信群和QQ群。

 

十月,在W公司面试的时候,对总监说,培训班学的并不好,总监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安慰的话,后来录用了,自己也没多考虑,入职。许多东西都没听说过,接触过。一点点熟识,同期入职的同事帮了很多忙,在领导训斥声中惴惴不安地熬过来试用期,半年后敲代码日益上手。

 

转眼一年过去了,W公司并无涨薪的意思。一年之间,结婚,变身房奴。期间W也离开上海去了杭州,谋求更好的发展吧。

十月断断续续投递简历,初面了几家,彼此都无感,有一家做互联网金融的上市公司,距离家蛮近,面试的通信协议,底层原理并无所知。后来猎头推荐了几家,距离和行业的 问题有些也都拒面了。S公司面试时间断断续续有一个月之久,开的薪水也远超我预期,自己几斤几两心里颇有逼数,也解释了自己第一年的经历,最后阶段主动拒绝了。

 

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,我想再过三年,这剑才会落地吧。

 

愿你诚实。